自髯了

让一切矛盾合理存在

"主题就像果实,一旦成熟就要求表达自我"

突然发现哭的方式有了些变化,还是一样容易感动,但是有更多的坚强和理性


骆驼的引子
远离荒漠的桥
投入大地的影
不是灵动的纹

借渴望的酶
分泌灵魂的活力
像荷花

如果说任何一种依赖都不再存在,我们几乎都能按照自己的意愿自由选择过着当下的生活,那可以说是一种完全肯定的充实。可这种充实如果摆脱了那些失落、孤独、忧郁、痛苦甚至悲伤这类惆怅的情绪感受,那这种充实慢慢就成了一种令人舒服的麻木状态了。不再感受负面的情绪,不再关注矛盾,大脑也就相当于停止了思考,停止了去认识去更新,越来越固化。

当我有喜欢的追求的时候我并不去在乎是否虚无

目的是思考,不是停止快乐,快乐要求永恒

我和你

我从我的世界观望
一切都是别样
我是近处
其他都是远处
靠近我,你于是入镜
我有三百六十度
却只能看见一半
而你正好站在另一半

有时候匆忙地赶,决定从容只用了一秒。

沉默太久
固执空虚倒着走
一不小心伸出手
受了惊吓,颤抖
时间的流寂静中淌
你的脚步又在往哪儿走

致友

看到另外一个自己,至少是一部分的自己,他在谈理想化,在谈快乐和意义。不会有一个确定的答案的。有的人用了一辈子去寻求意义,临终前她说再来一次她会选择快乐就好。有的人开始变老,他觉得什么都会变,但意义是永恒的。有的人选择不去想,自然做了选择。我们都曾被说成是看待世界太理想化的人,与其说是理想,倒不如说我们的确对意义对永恒有更多倾向,我们对自己对世界的要求更高。诗人、文学家、哲学家、艺术家大抵如此。理想化终将在现实世界里千锤百炼,当他感到的的确确的痛苦时,或许他会开始知道快乐是更深的东西,终将不只是快乐!

或许可以这样说

爱靠想象填补了空白
或许可以这样说
忧伤缺少对象
有些勉强
或许可以这样说
空白,充当了忧伤
假装在路上,穿行
难受么
或许可以这样说

原来是寂寞。我一向和孤独相处得很好,寂寞却是头一回,结束了。

“世界很深
比白昼想象的更深
世界的痛苦很深
快乐——比心中的忧伤更深
痛苦说:消逝吧
可是一切快乐要求永恒

纸上得来终觉浅

绝知此事要躬行

还好,有音乐,有向往,有表达

别慌张

当生活进入到一种平稳的姿态
你仍然期待着不同的可能
不是骤然地,它悄无声息
但我清楚地知道
它已住进更深的地方
一个可能的瞧盼之所
在那里,清醒着观望
这些发生的事情
等待熔岩的红光再次亮起
它会像星辰一样
点亮深夜
勾勒出你的这段程

别慌张

“搅动起来”

好像

好像是有话要讲
好像是有人在等
好像是需要说再见

好像,在想象之中

这个可能的幽居者

他从可能之中走来
很快地,成为了过客
走过的都是历史,他说
都是历史,他曾走过

站在可能的背后
这个俨然的旁观者
显然忘了
他仍然是个可能的幽居者

©自髯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