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髯了

让一切矛盾合理存在

"主题就像果实,一旦成熟就要求表达自我"

突然发现哭的方式有了些变化,还是一样容易感动,但是有更多的坚强和理性


骆驼的引子
远离荒漠的桥
投入大地的影
不是灵动的纹

借渴望的酶
分泌灵魂的活力
像荷花

我和你

我从我的世界观望
一切都是别样
我是近处
其他都是远处
靠近我,你于是入镜
我有三百六十度
却只能看见一半
而你正好站在另一半

或许可以这样说

爱靠想象填补了空白
或许可以这样说
忧伤缺少对象
有些勉强
或许可以这样说
空白,充当了忧伤
假装在路上,穿行
难受么
或许可以这样说

“世界很深
比白昼想象的更深
世界的痛苦很深
快乐——比心中的忧伤更深
痛苦说:消逝吧
可是一切快乐要求永恒

别慌张

当生活进入到一种平稳的姿态
你仍然期待着不同的可能
不是骤然地,它悄无声息
但我清楚地知道
它已住进更深的地方
一个可能的瞧盼之所
在那里,清醒着观望
这些发生的事情
等待熔岩的红光再次亮起
它会像星辰一样
点亮深夜
勾勒出你的这段程

别慌张

“搅动起来”

好像

好像是有话要讲
好像是有人在等
好像是需要说再见

好像,在想象之中

这个可能的幽居者

他从可能之中走来
很快地,成为了过客
走过的都是历史,他说
都是历史,他曾走过

站在可能的背后
这个俨然的旁观者
显然忘了
他仍然是个可能的幽居者

我要一切都是全新的

之后

心脏停止之后
他只是一个太过逼真的木偶
在结束之后
耷拉下来
当他身体的重量
和大地碰撞出声响时
我开始感到好奇

夜的尽头

夜晚的流光
从繁密的叶里挤过
来到我摊开的手掌
我们的幻影开始重叠

11点,路口
绿灯,没有行人
是静谧让犹豫发出了声音
在夜的尽头
没有方向

一下子跑进冬天
红色退化
寒冷的街头
温度却悄然上升着

这一段
做一只白鹭
呆立在河旁
只盯着眼前,
奔涌的河流

有些问题不用回答
日复一日
变成环境

“担当人性中最大的可能”

许多幻影重叠
隐没,和过去吻合
情绪悄然苏醒,上升
微凉天气
湿度正好
阳光
温暖着

渴望

让我投入你的高空,
藏进你的纯净之中,
用你的美将我层层地包裹。
我已太过长久地凝视着你,
过多的渴望在侵蚀我。
就让黑夜留在梦里,
快用你的布光之手,
叩醒我的额头。

©自髯了 | Powered by LOFTER